特稿:从灵修角度看婚姻、独身与修道生活
发布日期:2020-04-29   |    作者:丁杨神父(信德网)

       对天主教感兴趣的朋友都知道,在天主教伦理中,有一个很特别的议题就是关于婚姻生活与独身生活。如果我们假设在天主的国度里,它们是以相同的神学为基础,只是在实际生活中有不同的行为表现,那么,我们可以说,这两种生活实际上是立足于同一种灵修。

      首先我们来看婚姻生活。很多时候我们在谈论婚姻或独身生活时,大多是基于教理和法典的角度。《天主教教理》很清楚地指出婚姻的特质,婚姻将男女之爱转化为永恒的爱的契合,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将其割断。婚姻是一件圣事,因为婚姻象征着天主未来国度中的“羔羊的婚期”(默示录19:7-9)和“基督与教会的完美结合”(厄弗所书5:32)。天主教婚姻的终极意义,并不在情欲满足之中,也不在安稳的生活和平安富足的子孙身上,而是在上主为祂的选民所预备的“终极事物”上。

      在教会生活中,与婚姻生活并存的是独身生活,尤其是修道生活(又称奉献生活,即神父、主教、修士、修女们的生活),这是一种源自圣经与教会传统的特殊生活方式。它们被教会所认可,因为这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同样指向天主的未来国度。主曾亲口说过:“因为人从死者中复活后,也不娶,也不嫁,就像天上的天使一样。”(谷12:25)关于这段福音,我们千万不要误解为在天主未来的国度里,婚姻关系将不复存在。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段福音的本意是要指出,在天主未来的国度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不再是一种跟随肉体欲望的“情欲”关系。因此,新约《圣经》不断地称颂独身的生活是“天使的生活”,基督说:“有些阉人,却是为了天国,而自阉的。”(玛19:12)比如洗者若翰、圣若望宗徒、圣保禄宗徒、以及默示录中所提到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他们都是为了天主的光荣而自愿守贞的典范。

      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看,或许是为了反抗异端社会普遍流行的性放纵,又或许是为了表达初期教会对世俗的超越,教父们常常在著作中呼吁世人过独身的生活。面对道德问题时,修道院的生活方式似乎成为最安全、最崇高的解决方案。尽管如此,修道院精神虽然主导了整个天主教会(只有独身者才能成为主教和神父),但教会还是坚持肯定婚姻的正面价值,“婚姻是一件圣事”这个观念得到普遍的认可。

      所以,无论是独身生活或婚姻生活都是福音生活的实践,他们在那“最后的时刻”都能参与基督所启示的天主的国度。因此,只有“在教会内与基督圣体保持共融”的婚姻,或是“以基督之名”而持守的独身,才具有真正的基督信仰的“末世”意义,那种随随便便缔结的婚姻契约、满足于情欲的婚姻或以怠惰之心所行的独身,甚至是以自大和逃避现实、推卸责任为动机的独身,都不能算得上福音生活的实践。

      就像天主教婚姻所蕴含的牺牲奉献、家庭责任、成熟的心灵;天主教的独身也绝不能缺少祈祷、斋戒、服从、清贫、谦卑、仁慈和精进不懈的禁欲苦修。现代心理学并不认为缺乏性生活会带来人性的不完满,相反,教父们从很早的时候就充分了解人性,并且精心设计了一套卓越的“禁欲苦修系统”,这是今天所有修道院和修会团体规范的基础,使“纯洁的心灵”在现世成为可能,并且还能带给人更深层次的喜悦。教父们的认知,有时候比现代的心理学家更深入。我们无法将“爱”和“生育”的本能与其他人类存在特质强行隔开,甚至,我们可以说,“爱”与“生育”的本能是人类存在特质的核心。这是无法被压抑的事实,我们只能藉由祈祷、斋戒、服从,以天主之名,将它转化、升华、引导成为一种对天主和近人的大爱。这些美德被系统性地编撰成各大修会的会规,也就是修道生活的规范和指南,让选择以独身的方式服务这个世界的人,也可以过着不同形式的教会生活。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当今天主教对神职人员独身生活的要求,引起许多“现代主义者”的质疑。这些质疑,主要是他们认为“天主教神职人员独身是一种硬性要求,严重相反人性的自由”。实际上,提出这种质疑的人,大多只注意到教律,而忽略了独身生活首先是一种灵修生活的选择。独身生活如果缺乏了灵修(这是独身生活最基本的条件),就将变得难以忍受,而且没有任何意义。因此不论是神职人员,还是修会人士,如果在独身生活中抛弃了原本应该存在的每日祈祷、每日弥撒、出世的生活态度、简朴和节制的生活方式,这样的独身完全称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奉献。反之,若神职人员和修道人对物质生活上的满足(饮食、生活舒适、金钱)毫无节制,也没有遵从任何祈祷的规律,这样的独身生活将会失去灵修的重要性(这个重要性指的是与“天主的国度”相关的“末世性”),天主的国度与神职人员以及所有修道人舒适的宅邸将形成多么巨大的差别啊!当代某些神学派别鼓吹“入世的生活”与“承担社会责任”是进入天国的唯一方式,这是多么讽刺啊!如果真是这样,那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有人要为信仰而独身呢?

       然而,在天主教传统中,过独身生活,是迈向司祭(神父、主教)职的重要步骤之一。当然,这样做可能会陷入更严重的信仰和灵性危机,特别是为那些既想领受圣职,又不愿意独身的人们。但是,直到今天,整个教会依然认为“内心纯洁”与“独身生活”并不矛盾,而且在那些真正蒙召度奉献生活的人身上,这样的结合不仅不是挑战,反而充满属神的喜悦和平安。那些真正蒙召度奉献生活的人,会具备一种天然的出世的生活态度和坚毅的性格,并对自己的独身生活充满喜悦。这一切都可看作是天主特别拣选某人的标记,只有真正的蒙召者才可欣然拥抱自己的独身生活,且甘之如饴。这就是每所修道院都在反复强调的一件事——分辨圣召。谦卑的态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看清自己是否真的蒙召进入独身生活,也能帮助我们藉着教会长上的帮助分辨自己的圣召。

       天主教认为“修道院传统”是基督福音的最真实的见证。正如旧约的先知、初期教会的殉道者(见证者)和历代的修道人士,他们都透过自己的生活表现出基督宗教的可信度。他们的生命透露出,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灿烂而喜悦的祈祷生活和服侍工作,而不依赖世俗的“一般条件”,他们为“天主的国就在我们中间”这个事实提供了活生生的见证。然而这个美好的修道传统,却日益遭到世俗的侵蚀和挑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神职人员和修道人的独身生活,并将一些令人遗憾的个人修道生活的缺失归罪于修道生活本身。所以我们需要修复这个传统,尤其在这个越来越好战的世俗世界中,修复这个传统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天主教的修道传统能够展现出一个不只更好还不同凡响的新世界,这样一种完全基督化的生活方式,会重新燃起许多人对于探索心灵世界的兴趣,关注存在本身,回归自己的心灵,才能活出生命最真实的意义。天主教那些真正蒙召的修道者就是这种生活方式的证人。

       修道人是新世界的证人。如果在我们当中,有更纯正的修道团体,我们的见证就会更加有效。然而,基督的“新创造”对我们而言,也是平易近人的,我们大多数人也蒙召透过婚姻之爱来欣赏它的美。圣保禄宗徒将婚姻关系与“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关系”连结在一起,我们应该效法他的看法。

       因为不论婚姻生活还是独身修道生活,都是来自天主的召叫,而对于天主召叫,人只能在灵修生活中予以分辨和回应,这就是为何灵修生活会贯穿我们整个的基督徒伦理,我们不论蒙召选择哪一种生活方式(婚姻或修道),也只有建立在稳固的灵修基础上才能获得真实的喜乐、恒久的平安。